舊版網站入口

站內搜索

李永新:一部鮮活的湘語與贛語接觸交融史

李永新2021年03月31日15:14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國家社科基金?

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湘語和贛語交界地區的語言地理學研究”負責人、長沙師范學院教授

湘語主要分布在湖南省境內,贛語主要分布在江西省境內。兩大方言的交接,則在湖南東部的狹長地帶。在這里,集中地體現了兩大方言之間的競爭與妥協。語言學大師趙元任曾經說過:“原則上大概地理上看得見的差別往往也代表歷史演變上的階段。所以橫里頭的差別往往就代表豎里頭的差別。一大部分的語言的歷史往往在地理上的散布看得見!币环嬲Z和贛語交界地區的方言地圖記錄了湘語和贛語之間以及各方言片之間較量的歷史。

兩種主要的傳播方式

在交界地區,通過人們的交往每一個方言都可能將自己的語言特征向對方輸出,而處于競爭劣勢的弱勢方言,則更多的是接受強勢方言的輸出。方言的不同是由一系列語言特征的不同決定的。兩個方言經過一段時間接觸后,本來比較清晰的邊界線就逐漸變得模糊起來,邊界線慢慢演變為方言邊界地帶,成為兩種方言的過渡地區。一般來說,邊界線或者邊界地區總是逐漸向弱勢方言一方移動,強勢方言的地理范圍會不斷擴大。

按照日本學者巖田禮先生的說法,方言和方言特征的擴張,有“飛機式”載入和“徒步式”擴張兩種類型!巴讲绞健钡臄U張是漸進式的擴張。在湘語和贛語交界地區,方言之間的“徒步式”擴張有“排進式”“插入式”兩種主要形式。

“排進式”是方言或者方言的某些語言特征從交界線出發全線或者大面積地向外傳播。方言整體的“排進式”傳播,表現為方言邊界線比較圓滑;方言的語言特征的“排進式”傳播,則表現為方言特征同言線比較圓滑。贛語越過湖南和江西交界線,進入湖南境內,就是贛語整體向西“排進式”擴張的結果。方言整體“排進式”擴張,也是方言所有的或者主要的語言特征集體向外“排進式”傳播。此外,湘語和贛語的一個或者部分語言特征,也可以從邊界線開始,全線向外傳播。語言特征的“排進式”傳播是湘江線和“南岳—洣水”線的形成的重要原因。

方言或者方言某些語言特征從某個地點出發,沿著一定的路線,向外擴散,這就是為“插入式”擴張!安迦胧健睌U張,導致比較圓滑的同言線從某地開始突然向外突出。曹志耘教授歸納方言分布類型的“漏斗型”,就是官話的語言特征從廣闊的北部地區向南推進,遇到長江天險后,選擇湖南和江西地區突破,采用“插入式”擴散所造成的。語言特征的“插入式”擴散是湘江帶和“南岳—洣水”帶形成的重要原因。

湘江線(帶)的形成

湘東這個狹長的區域,是湖南的母親河湘江流經的主要區域。湘江既阻斷方言或者方言的語言特征擴張,也可以對其擴張提供便利。

湘江的阻斷作用,使得湘江兩岸方言出現了不同的特征!般~”讀不送氣的方言主要分布在湘江西岸,讀送氣的方言主要分布在湘江東岸;“百”的調值,中平調的主要分布在湘江東岸,低調主要分布在湘江西岸;刮風,以湘江為界,湘江東岸的瀏陽、醴陵、常寧、耒陽、永興等地方言,稱小風為“起風”,大風為“刮風”,與湘江西岸截然不同。眾多的語言特征的分布也如刮風詞形一樣,湘江兩岸截然不同,就形成了方言的語言特征的湘江分布線。

許多詞形沿著湘江這條通道進行擴張,在湘江一帶形成不同于其他區域的方言特色。用來曬食物的圓形竹器,遠離湘江的方言分別用“簸曬”“斗盤”“大簸箕”“盤箕”等指稱,湘江附近的方言則稱為“南盤”,這就形成“南盤”的湘江分布帶。遠離湘江的眾多詞形,均向湘江方向擠壓,可能性不大,所以,“南盤”湘江分布帶的形成,可能是“插入式”擴散的結果。將中午稱為“中午”的方言主要分布在湘江下游附近,其他地方的方言則用諸如“中晝”“晌午”等詞形。將綽號稱為“綽號”“外號”“小號”等帶有“號”語素的方言主要分布在湘江附近,它的兩邊則分布含有“名”“名號”等語素的詞形。將小孩稱為“細伢子”的方言主要分布在湘江附近,它兩邊的方言則用含“徠崽”“毛”等語素的詞語指稱。這樣,湘江附近的方言就擁有了一些共同的語言特征,這些特征與兩邊的方言截然不同,就形成了較多語言特征的湘江分布帶。

“南岳—米江”線(帶)的形成

洣水是湘江的支流。溯江而上,經衡東縣草市鎮后,分兩支:一支向東北,流經茶陵和攸縣;一支從草市直接南下,進入安仁!澳显馈獩λ本西起湘鄉、雙峰,經南岳,過衡東,溯洣水向東南,直到茶陵、安仁等地。這條大致呈西北—東南走向的分布線,還可以延伸到西北的寧鄉,東南的永興!澳显馈獩λ笨梢允且粭l線,將兩邊的方言分開;也是一個以這條線為中心的長條形地帶,在這個地帶內的方言具有一些共同的語言特征。

湘語和贛語交界地區內拂曉的說法大致可以分成三類,第一類含“光”語素,比如“天光早晨”“天光時際”“天光噠”“墨墨光”“蒙蒙光”“絲絲光”“五光前期”“五光時際”“露絲光期”等,這一類分布在南岳—洣水以南。第二類含有“亮”語素,比如“天亮”“麻麻亮”“蒙蒙亮”“東邊亮”“開亮口”等,這一類主要分布在南岳—洣水以北。第三類是“天光”,沿著南岳—洣水線分布!澳显馈獩λ奔仁恰疤旃狻痹~形的分布帶,也是“光”類和“亮”類詞形分布的分水嶺。

從市場買回來魚,用水養起來,對此,說“生魚”“發魚”的方言,主要分布在“南岳—洣水”以南;動詞用“養”“囚”“救”“育”“息”“儲”“喂”的方言,則主要分布在“南岳—洣水”以北。將田螺暫時養起來,在這條線以南地區主要分布“生”“發”“含”等類詞形;以北地區,主要分布“養”“活”“救”“囚”等類詞形。

對于某些事物來說,“南岳—洣水”不是所有詞形的分界線,但南北的詞形有所不同。如尿的量詞,“泡”在南北均有分布,但是“窩”類只分布在線南,“堆”類則主要分布在線北。晚飯的詞形,“夜飯”在南北均有分布,但“夜哺飯”“點心”等其他詞形,主要分布在南部地區。

方言包括方言片、小片總是有中心區、腹地、邊緣區之分。邊緣區往往是兩個方言的交界地區,是方言的薄弱環節,最容易受到其他方言“滲透”。區域中的湘語,有兩個中心區:一個是長沙,一個是衡陽。以其為中心的湘語,就是長株潭小片和衡州小片。這兩個小片的交界處在南岳附近,是湘語力量相對較弱的地方。贛語向湘語的“輸出”,就從這個薄弱環節開始,沿著兩個方言片或者小片的交界線不斷伸入。

“南岳—洣水”線和湘江線的沖斷

一方面,一種詞形沿著“南岳—洣水”線在東西方向擴散,另一方面,與之對立的詞形又沿著湘江線在南北方向傳播,于是在兩線交叉的地方,也就是衡東一帶,出現了某個方向擴散被阻斷,或者連續性被沖斷的現象。

如果某個詞形在東西方向擴張已經越過了湘江線,這時候南北方向的詞形擴張開始,就會導致東西方向詞形分布的不連續,即東西方向連續性的沖斷。

將下酒說成“送酒”的方言主要沿著“南岳—洣水”線分布,但在南岳附近中斷。將下飯說成“送飯”的方言也呈類似的分布。將大簸箕說成“盤箕”的方言分布在“南岳—洣水”線上,但在衡東、衡山一帶中斷了。

這種中斷的分布現象,隱含了詞形擴張的方向和時間先后順序等信息。如果某個詞形南北擴散出現中斷,說明該詞形南北方向擴散在先,東西方向擴散在后;反之,如果某個詞形在東西方向傳播中斷,則說明東西方向傳播在先,南北方向的傳播在后。南北方向的傳播,主要是湘語的傳播,東西方向的傳播,主要是贛語和湘語之間的傳播。我們調查的詞形中,南北方向中斷的較少,東西方向中斷的較多。所以,在區域內,贛語由東往西的傳播發生較早,湘語由北而南的傳播發生較晚。

更多的湘語和贛語交界地區的方言地圖,可以更全面而生動地展示各種方言之間是如何競爭和如何達成妥協的。

(責編:劉瓊、黃瑾)
一本到亚洲中文无码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