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版網站入口

站內搜索

周龍燕:瞿秋白與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早期傳播

周龍燕2021年06月23日10:53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國家社科基金?

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瞿秋白研究史”負責人、揚州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瞿秋白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早期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杰出代表,成功開辟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蘇俄路徑。在黨還缺乏馬克思主義理論和革命實踐經驗的幼年時期,瞿秋白對馬列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和堅持,發揮了“播火者和開拓者”的重大作用。

十月革命的爆發,馬克思主義指導下俄國無產階級革命的成功,讓苦于尋找出路的中國先進知識分子看到了新的希望,激發起他們研究馬克思主義和俄國現實道路的激情。正在探尋救國道路的瞿秋白亦從俄國十月革命中受到巨大鼓舞,并力圖從中找到一條變革中國社會的“新道路”。

五四運動后,對社會主義最終理想產生了好奇心和研究興趣的瞿秋白加入了李大釗、鄧中夏等創辦的馬克思學說研究會,開始接觸并學習馬克思主義理論著作,研究科學社會主義。1920年4月13日,瞿秋白翻譯了經俄文轉譯的德國社會主義者倍倍爾的《社會之社會化》,并隨后撰寫評論文章《伯伯爾之泛勞動主義觀》,發表在《新社會》雜志上。這是瞿秋白“最早介紹無產階級思想的文章之一,為后來馬列主義在中國的傳播開了先聲”。此時的瞿秋白對倍倍爾著作中介紹的私有制、國家、階級斗爭等學說并不完全理解。1920年10月瞿秋白接受北京《晨報》和上!稌r事新報》的聘請,以特約記者身份奔赴蘇俄進行實地考察。通過對蘇維埃社會主義實際生活的接觸和體驗以及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學說的研究,瞿秋白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轉變,確立了為“共產主義之人間化”奮斗終身的志向。1922年2月,瞿秋白加入中國共產黨,由一名追求民主、科學的熱血青年,成長為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和真正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1923年從蘇俄回國之后,瞿秋白抱著“急急想把在俄研究所得以及俄國現狀,與國人一談”的強烈愿望,以一個“英氣勃勃的青年宣傳鼓動員”的姿態,投入到對蘇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經驗、共產國際理論與馬列主義理論學說的宣傳之中。

瞿秋白對馬克思主義的早期傳播極具個人特色。

第一,通過宣傳和介紹蘇俄社會主義來宣傳馬克思主義。正如他自己所說:我“要求改變環境:去發展個性,求一個‘中國問題’的根本解決,——略盡一份引導中國社會新生路的責任”。因此瞿秋白的赴蘇考察不僅是新聞意義上的,更是政治意義上的。

旅俄期間,瞿秋白盡其新聞記者的職責,以周密的調查、切身的感受,對“世界第一新國”蘇俄的社會主義現實、共產黨的情況以及共產國際的情況作全方位客觀公正的報道。一面以親歷者的身份,寫書寫文章介紹、宣傳蘇俄的社會主義、列寧主義學說以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同時還比較系統地研讀了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著述,并根據獲得的俄文本的馬列主義著作“研究共產主義、俄國共產黨、俄羅斯文化”,對俄國的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給予理性的觀察、分析和思考,形成自己的“蘇俄觀”與“社會主義觀”并向國內進行傳播。

瞿秋白對馬克思主義理論在俄國實踐形態的原生態報道,打開了中國人了解蘇俄、了解社會主義的窗口,產生了極為廣泛的社會影響,正如鄭振鐸回憶所說:“那些充滿了熱情和同情的報道,令無數的讀者對于這個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嶄新的社會主義國家,發生了無限的向往之情!迸c純理論的、學理性的宣傳相比,瞿秋白對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所作的真實的、全面的形象化宣傳更直觀、更能打動人,更容易引起廣大工農群眾的興趣,也更易于被他們理解和接受。

第二,宣傳列寧的理論和學說是瞿秋白在中國傳播馬克思主義的主要內容。1923年中國共產黨尚處于幼年時期,急需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的武裝。瞿秋白從無產階級革命的需求出發,開始了對馬克思主義的自覺傳播。他不僅比較系統和完整地譯介和傳播了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論和歷史唯物論,而且對列寧主義學說作了較為系統、詳細的解讀和傳播。

列寧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新歷史時代下俄國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相結合,提出的一系列關于無產階級政黨建設、社會主義建設等新的實踐經驗和新的科學理論觀點是對馬克思主義的新發展,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革命有著極其重要、直接的現實指導意義。

早在蘇俄考察期間,瞿秋白就撰寫了《赤色革命》等文章對列寧的形象做了生動的描繪,撰寫了《共產主義之人間化——第十次全俄共產黨大會》《蘇維埃俄羅斯之經濟問題》等長篇通訊報道,向國人介紹列寧關于從社會主義革命向經濟建設過渡的一些重要理論觀念,從而成為“向國內宣傳列寧和傳播列寧主義的先驅”;貒,瞿秋白更是通過翻譯列寧在共產國際“四大”上的演說《俄羅斯革命之五年》,改譯斯大林的《論列寧主義基礎》《列寧主義與中國的國民革命》,撰寫《歷史的工具——列寧》《列寧與社會主義》等文章,向中國人民宣傳介紹列寧及列寧主義。瞿秋白改譯的《列寧主義概論》拉開了列寧主義在中國系統傳播的序幕。在這篇文章中,瞿秋白既將斯大林對“列寧主義”的經典定義及其對列寧主義體系、功能的系統論述,擷取其精華介紹給國人,同時,又加入自己對列寧主義的敘述和思考。他認為:“列寧主義是馬克思主義,而且是唯一的馬克思主義!薄榜R克思主義是無產階級革命的理論,然而是無產階級革命前的,工業資本主義時代的社會革命思想之大綱;列寧主義呢,便是無產階級革命時的帝國主義時代的馬克思主義——執行無產階級革命的實踐的原理!宾那锇讓α袑幹髁x科學內涵及其重大意義的闡釋,無疑更便于中國革命者理解和把握它的精華。中國共產黨人正是在對列寧主義的理解和把握中,加深了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解。就對列寧主義的傳播力度和深度來看,瞿秋白作出了同時代人所不及的貢獻。

第三,在宣傳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理論和實踐中推進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十月革命后,蘇俄成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心,列寧被視為世界革命領袖。為了激發各國無產階級共同開展反對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國際革命,1919年春,列寧發起成立了共產國際,即第三國際。作為國際共運史上第三個無產階級政黨的革命聯合組織,共產國際幫助許多國家的革命者建立了不同于第二國際各黨的新型政黨,為推動歐美工人運動的新高漲和被壓迫民族的新覺醒作出了非凡的努力。

瞿秋白時處共產國際誕生地,不僅對共產國際的重要活動進行了采訪,還先后以記者和譯員的身份參加了共產國際第三次、第四次代表大會。根據對共產國際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所作的就近觀察和思考,1921年瞿秋白在《共產主義之人間化——第十次全俄共產黨大會》一文中專題撰寫了“第三國際會”一節,并以《莫斯科之赤潮》為題,報道了1921年6月在莫斯科召開的四個國際性會議。1922年,瞿秋白編譯《世界社會運動中共產主義派之發展史——世界共產黨與世界總工會》《少年共產國際》等文章,介紹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貒,瞿秋白將《新青年》季刊的創刊號定名為“共產國際號”,首次刊載為《國際歌》譯配的中文歌詞,將“國際”一詞音譯為“英德納雄耐爾”(現譯為“英特納雄納爾”)。在該期上,他還編譯了《世界的社會改造與共產國際——共產國際之黨綱問題》《現代勞資戰爭與革命——共產國際之策略問題》等文章,介紹共產國際的綱領和策略,成為“向中國系統介紹共產國際理論的第一人”。

瞿秋白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所作的宣傳、闡釋對中國人民進一步了解和學習馬克思主義、正確掌握馬列主義的基本原則起了重要的引導和促進作用。

以瞿秋白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傳播者們打開了中國了解、學習馬克思主義的窗口,擴大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學說在中國的影響,也為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前提和基礎。

(責編:王小林、王燕華)
一本到亚洲中文无码av